富士康明年支出砍 40%,怎么砍?

彭博社(bloomberg) 于 21 富士康 2019 年的目标将是削减 200 亿元的支付,原因 2019 年将会是非常艰难且竞争的一年,而在此份会议备忘录中还提到单单以富士康的 iphone 业务来看,要降低的支付费用目标金额就高达 60 亿元。彭博社(bloomberg) 于 21 富士康 2019 年的目标将是削减 200 亿元的支付,原因 2019 年将会是非常艰难且竞争的一年,而在此份会议备忘录中还提到单单以富士康的 iphone 业务来看,要降低的支付费用目标金额就高达 60 亿元。对于彭博社在 21 日的报导,富士康在 21 日夜间也发表声明回应表示:“集团的经营策略是定期对集团全球各地的运营状况进行检视,以确保能够更符合集团运营、客户需求以及关键技术研发等领域,并契合集团业务发展需求。同时,此类常态性检视也是对集团客户、合作伙伴、员工以及对股东的长远责任与答应。如同往年一样,今年的营运检视重要致力于确保集团在新年度中,运营团队和预算投入能够符合客户当前和预期的需求、集团全球业务发展,并应对未来一两年市场和经济的挑战。

  ”明年大砍 200 亿元支付,可能吗?值得重视的是,对于富士康将在 2019 年大砍支付的动作,彭博社的新闻中也提到,富士康在过去 12 个月的整体公司支付金额是台币 2,060 亿元,约等于 67 亿美元。而对照彭博社所报导的“富士康 2019 年将削减支付 200 亿元来看,约等于 29 亿美元的金额,也就是说,彭博社取得的这份资料揭示,富士康打算在 2019 年削减约 43% 的支付。

(来源:麻省理工科技评论)若以年度财报来看,富士康 2017 年全年财报中的营业费用,也就是外界所说的支付费用金额,粗略是在 1900 亿台币水准,而 2018 年前 3 季粗略是在 1,300 亿元台币左右,以往年富士康全年逐季费用比例来看,2018 年全年支付并未出现显着增长,甚至还可能是持平的状况。其实在 2018 年初时,富士康早已将“提质、增效、降本、减存”列为年度策略重点,但对于长远追踪富士康经营发展的人而言,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新提出的策略目标,而是富士康创立 40 年最重要的中心思想。而若还原剖析彭博社 21 日新闻的源头,其实是来自一场在 10 月底于富士康内部的会议,相较于被外界放大关注的“200 亿元支付节约”、或者是“10%非技术性人员的调节”,在这份备忘录中有一个重点是,“2019 年是非常艰苦并且非常竞争的一年,一定要庄严保守”。“庄严保守”或许才是这场富士康内部会议的重点,重要目的在于提高所有人的警觉性,而 200 亿元之类的数字,是不是真实施行的目标,则仍值得持续观察。毕竟,以富士康一年 450 亿到 500 亿元的支付来看,一下子砍掉超过 40%,先不论是否可行,但在整体集团系统运作上的稳定性是否会造成更大的影响,却也是富士康在实际施行上考虑的重点。

  简单讲,如果单看裁减支付的数字,并他国真实看到富士康此事凸显的意义,目前许多人都刀切斧砍将富士康的裁减支付与苹果 iphone 销售不佳砍单连结在一起,再加上苹果、富士康股价连续重挫的效应,似乎让两件事的连结更深。但事实上,这其中确实存有部份迷思。首先,富士康不只有苹果一个客户,即使苹果是富士康最重要的营收来源,过去几年平均佔富士集团整体收入比重约 45% 上下水准,但现在当前遭遇的问题,不是苹果消失置之不理,而是苹果在 2019 年发表的 3 款新机部份销售表现不佳,这部份对于富士康的整体影响有多大?会大到要砍掉公司支付的 40% 吗?第二个要重视的是,除了苹果以外,富士康手握全世界知名品牌大厂的客户订单,每一年有超过 40% 的 it 资讯通信新产品是由富士康生产,如果富士康真的确定要大砍支付达 40%,那应该看到有砍单状况的公司,不只有苹果,而有更多其他品牌产品公司也是如此,但目前的状况是如此吗?似乎并他国看到更多明确的数字足以证明。

  第三个要讨论的问题是,也许现在不砍单,但不代表未来不砍单,这的确也是富士康内部会议提到必须非常庄严因应 2019 年的主因。但就如同渠道存货的去化调整需要时间一样,整体供应链的调整也需要时间,也会有时间上的落差,所有的调整都必须要考虑到複杂的供应链调整细节,一刀砍掉 40% 这种事,听起来俐落,但实际上并不是如此。现实的情况是,所有富士康的客户都能认同富士康降低成本的作法,但如果谈到原因降低成本而要影响到品牌客户自己本身的出货排程,或者是产品开发资源的缩减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也因此,当传出富士商要削减成本,客户会冷眼旁观或许是成本能降多少,但更会冷眼旁观富士康对自己的服务支持会不会缩水。

  而这点对富士康而言,也是操作上要非常如临深渊的问题,否则就可能因此丢了客户,反而可能演变成另一个潜在的危机。大家都说 iphone 砍单,到底砍了多少单?而若再回头来看苹果 iphone 砍单这件事,根据 dt 君的观察,这一波苹果 iphone 砍单的消息,其实已经到了众说纷云、积非成是的阶段。现在大部份媒体都刀切斧砍以“苹果砍单 3 成”来推论报导,但这其中有一个问题就是,到底是什么订单被砍了 3 成?是苹果全年出货量?是 3 款新机的总出货量?还是 iphone xr 的出货量?

(来源:麻省理工科技评论)目前大部份的消息都直指这波苹果新机销售状况与预期落差最大的 iphone xr,是导致这波砍单风暴的主因。但事实上,iphone xr 占整体苹果 2019 年新机出货量目标约在 50% 上下水准,而根据目前的市场传言的版本,普遍估算 iphone xr 遭砍单的比例约在 30% 上下。也就说,这波原因 iphone xr 销售状况不佳,而可能造成的订单数量落差,粗略是会影响整体苹果 3 款新机总量的 15%。

  但以整体目前下单量来看,大部份研究报告推算的新机佔供应链的下单比重粗略是 60% 上下,也就是先前几代的 iphone 仍有 40% 的订单持续在供应链进行生产。以此推算,则原因 iphoone xr 砍单造成的整体 iphone 订单量影响比重,则简略估计约在 9% 上下水准。若以上述的推估过程来看,其实就就可以看到,在这一波看似风声鹤唳的 iphobe 砍单恐慌中,到底真实被砍的单影响有多大?“9%”和“30%”之间的差距,就不是是消息传闻真假的问题,而是是否具有合理常理判断对错的问题,而这或许是很多人都他国看到的重点。再从另一个总体眼光的层面来看,苹果 iphone 手机一年的销售额目前约在 2 亿支上下水准,这其中除了美国市场以外,中国市场是全球 iphone 销售第二大市场。如果真的要忧愁后续苹果 iphone 的销售状况,与其忧愁短线 iphone xr 到底砍了多少单,还不如冷眼旁观后续苹果在中国市场的销售状况,或许更可从中看出端倪,进一步推演出后续苹果 iphone 销售量消长可能造成的影响。持久都会有冬天,过冬准备才是关键暂时不论 200 亿元的削减支付是否可行,或 iphone 到底被砍了多少单,这些都只是短期的讯号,也都值得继续关注。但所向披靡否认的是,富士康内部的这一场会议,凸显的一件其实很多人都已经感觉到的事—冬天要来了。其实不只是富士康,许多公司都已经、或者一直都有一套过冬计划正在施行,但在施行落实过冬计划的同时,与其冷眼旁观单一产品销售量的短期消长,或许更应该深入看看整体产业结构的变化徵结。

  以苹果来看,与其再继续猜测从下一季起首就不再公布的硬件产品销量,或许更该冷眼旁观其在服务收入部份的竞争力与技术投资,例如医疗照护行业,或者是 ai 技术的投资,对富士康而言,现在能够变革其营运模式的,也不再只是期望苹果会再出一支像 iphone plus 一样大卖狂卖的新机,而是富士康在年初提到的另一个策略主轴“云端人智慧为竞争力”。

  整体来看,对企业与产业而言,市场需求、景气循环的起伏一直都会有的常态,冬天并所向披靡怕,没做好过冬准备才是真实可怕的事。搜索复制